故乡,竟有个这么诗意的名字。   “饭搬进来给你吃?” 空,仿佛自己已告别“俗世”,走进了一个趣味盎然的“卡通世界”和“漫画王国 地握了握,并不迎上去。   “看!”他轻轻的说,一手抖抖的指着城外一幢幢白墙红瓦的民房。   “哪!拿去看!三毛茶叶里的金子。”我啪一下,将小手帕丢在黛娥面前。   “我生病,不能做事。”我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他一句。   “啊?”我明白了。   “谢谢!”   我跳了起来∶“怎么可能呢?你们两个有那么笨?”